塘中之鱼

墙头极多,三分热度

无解之局

闲的没事翻很久以前的小段子,才发现自己玩阴阳师已经那么久了,写的时候好像连体服都没出
     “这是为了大义!”大天狗缓缓扫过了一周,对自己的追随者说道。
    “吾将带领你们走向光明,吾等必定会得到最后的胜利。因为吾等,即为大义!”一向冷漠的大天狗竟也会有这样热血冲动的一面,但在场的妖鬼们却丝毫没有为此好奇或惊讶。
    他们都因信仰而不远万里而聚集于此,大天狗能成为他们的领袖也并非他的实力强大,而是因为他对于信仰的坚定与虔诚,是在场的所有妖鬼都自叹不如的。
   能有此领袖,何其有幸!
  “那么现在,该启程了,赌上一切,赢得胜利 ,”大天狗低了低头,又猛地抬起
    “为了大义!”对不起了,妖狐。这一战过后,如果你愿意,那我便弃了这大义,与你一同看遍这天下之景,再不为此对立。
   “为了大义”
   “为了大义”
   “为了大义”
    所有妖鬼都喊了起来。


   “大天狗哟,到了现在你还执迷不悟吗?”茨木童子耻笑着问。
   “闭嘴,吾之大义,可是你能够理解的?”大天狗低声斥道。
     但茨木童子却突然大笑起来“多么可笑啊!明明你自己不也已经动摇了吗?”
    我,动摇了吗?大天狗闭上眼睛,又张开。
   “吾之信念,不可撼动。”大天狗冷冷的说道。
    “真麻烦,动手吧。”对面的酒吞童子率先抽出了他腰间的葫芦
    “咸党必胜!”
    大天狗这方也开始动手
    “甜党万岁!”
   

我有故人抱剑去

  最近英美看多的产物,智商在我之下,儿童文学网
妄图统治世界·不知名外星不死生物(也许)·大魔王叶x一脸懵逼·谈个恋爱拯救世界西
以上
其实写到一半就写不下去了

  “你听说过灯塔水母吗?”

   “……”

   这是个很自来熟的人,即使唯一的听众没
有任何反应但他也仍在滔滔不绝的讲着,

“灯塔水母的直径只有4至5毫米,属于水螅
虫纲,它们是捕食性生物,可以从水螅体无
性繁殖,是目前唯一已知的能够从性成熟阶
段回复到的幼虫阶段的生物。从理论上说,
这个循环可以不断重复下去,”他顿了顿,总结道“也就是说,灯塔水母可以永远存活,无需面对死亡。”

  “……”唯一的听众先生仍保持着沉默。等等,他突然意识到听众先生或许没有听懂,我们之间除了两年的年龄差距还有两千年的时间差距,他想。

  “额,就像凤凰一样?凤凰涅槃?”他这样形容。

  看着眼前的人点了点头,他大大的松了口气,终于有反应了。

  “所以?”听众先生询问着找上他的原因。

  好吧,现实总是要面对的,这可是拯救世界的唯一机会了,他想,不过,为了世界?算了,还是为了未来的女友吧,这个更有动力。
“……叶孤城就是这样一个存在,并且有着和生命成正比的力量,他还妄图统治世界,哦,就是当皇帝,不过我们那边已经没有皇帝这个东西了,”他飞快解释道,“所以你愿意和我一起去我们的时代吗?”

  “见他。”西门吹雪将询问句说成了肯定句。

  “毕竟你是我们能找到的叶孤城最在意的了,”他还在说着,企图说服眼前这个看上去难度为地狱级的白衣剑客,“等等,你同意了?”他一下子拉住了西门吹雪的手,一边打开了时空的通道。“我们得快点了,在他打到最后一个基地前。”

  要,见到他了吗。

  他们到的时间刚刚好,在黄昏即将来临前,也在在叶孤城即将攻下人类最后一个基地前。

  带着奇迹的光降落在世间,西门吹雪听见了欢呼的声音,不过他从没在意过这个,他的世界此刻寂静无声,只有他和眼前的人。

  叶孤城此刻的感受即为复杂,他感到支配着他的行动的掠夺欲在渐渐褪去,天生的本能在看见西门吹雪的瞬间消失了。还在的,叶孤城想,西门吹雪就是我消失的那部分。

  他们久久地对视着,久到落日的余晖都散去。

   “一别经年,别来无恙。”
   “多蒙成全,侥幸安好。”

一个脑洞

ABO 世界观
假如萧居棠是掌门亲生的
大龄孕夫了解一下
反正我是不会写的
这些年闭关其实是为了养伤(生居棠)
emmmm其实脑脑就好,感觉算雷

当你以为要单身一辈子的朋友突然脱单但你还没对象是什么感受

一个假的知乎体
L1灵犀一指
谢邀
这是个好问题,本人亲身体验。
我有个很要好的朋友,就叫他x好了,x属于男神,颜高人豪自身洁好,不抽烟不喝酒,还是最近几年很受欢迎的高冷男神那款,但是!他本人一心向着哲学,整天思考诸如“何为诚”“何为道”“人生的终极在哪里”等问题,平常和我们这些凡人生活在两个世界,至于我是怎么和x成朋友的就是题外话,这里就不多说了。回归正题,恋爱对x来说等同于浪费生命。就我看到他曾拒绝表白不下十次,最次的都是班花(文科班)那种,至于我没看到的就更多了,听说还有男生。
去拿个外卖。
L18灵犀一指
各位刷的有点快,等我说完
L19灵犀一指
是的,和x在一起的也是个神人,暂时称之为y好了,y是隔壁系的,和x合称神仙,
L24灵犀一指
我不是说不要刷楼吗,过分了啊
不是你们想的那种神仙啦,解释一下,x是神,y是仙,前缀是剑,其实吧,xy从父辈那里就开始认识了,但我在这里必须强调一下,他俩是一见钟情(某人亲口承认),他们之前没有见过面,只是听家长提起过,这是加深一见钟情感情的补充(x家长:他不如你:)   y家长:那是个好孩子)
L26灵犀一指
差别确实挺大,我也觉得很神奇,天知道x在他爹那个宠法下到底是怎么长成这个样的,只能说是天生的吧
好了回到主题,x和y的一见钟情并不属于常规上的一见钟情,举个例子,平常人的一见钟情多是看脸,颜及爱情,少数是事件,如帮助扫地工人扫地,给乞丐食物还说鼓励的话,让我看见了他/她真善美的内心,他/她和别人不一样。港真,我也不理解为什么会有这种一见钟情,这种事明明大家都会做的啊,曾经思考过,到最后也只能得出大概是那个人阅读理解做多了的答案。
而xy的一见钟情大概是这样的:
我和x去图书馆借书,x要借的刚好和y一样,由于那书涉及内容过于深奥(无法理解)而很少有人借,x难得碰到一个,于是两个人就聊了起来(据我了解大概是这样),当我和x碰头的时候,他们已经对对方充满了好感
x“你不错”
y“你号码多少”
我:????发生了什么?
一个礼拜后见到x时被告知他和y在一起了
我:你爹知道了不会打死y吗
x:为什么,我和y在一起和他又没什么关系
我:……
说的,好像,确实,有那么点道理,等x走远了我才反应过来,x和y,在,一起,了,说好的大家一起当单身狗呢!你的高冷呢!
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x吗,
自那以后,我的存在感急剧上升,我能怎么办呢,我也很绝望啊,这是我想当的吗,他们秀恩爱也就算了,当事人还不自知。
L78灵犀一指
回复L45棱镜偷目
是啊,我又没打错,他俩都是男的啊
回复L56人去破空
他们在图书馆见面以前都只是听说过对方,并没有见过面

325赞同·56评论·一天前

睡前故事

全文凑字瞎写,虽然觉已经睡完了。。。
为奴良攒人品
  “好久不见。”
 
    那个男人是这样作为开头的。
 
  于是我也回道“确实好久不见。”
 
   然后他开始沉默,开始思考,我也就那么
静静看着他,忽明忽暗的火照着他的侧脸,
我不得不承认他长的确实很好看,比起这世
间的大多数女子也是一样。
 
“我该走了。”他停止沉默并对我说道
“我将化作尘埃,溶于这世界,我将无所不
在,我渴望将吾友之名传遍世间”, 他顿了
顿,
“可惜我将无法言语,无法歌颂挚友,他是
那么强大!他充满智慧!他……”
他的声音开始高昂起来,我便知这是他毛病
又犯了,于是不得打断他,说道
 
“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我知道。”他是这样回答的,他又恢复了原来的冷静。命运啊,真是个不可琢磨的东西,明明彼此都是那般的人物,却会在遇见对方时一下子失了理智,我在内心感叹,我听见了不远处山兔他们玩耍的声音,没有忧虑,只剩下了快乐,对所有的一切一无所知,真好啊,要是我……
 
   “这是不可能的事,命运早已决定好了一切,我们注定了和他们不可能一样。”他打断了我难得的妄想。

   “真是扫兴啊,茨木童子,要是你在对酒吞的事上也能看的这般就好了。”

   “你明知这是不可能的事,”他侧过头,看着天空那一轮皎洁的圆月,
“我为他而存在。”

   “那可真是个可怕的想法啊,”被驯服的野兽失去了主人,野性又回归了身体,只会比曾经更为可怕。

   “可以开始了吧。”他问到,带着一种急切感,我知道,这并不是等的不耐烦,而是无法再忍受存在于对方不在的世界。

    我看着他褪去,走向酒吞童子的躯体,我想一瞬间甚至出现了阻止他的想法,但他说的没错,我确实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

   茨木童子死了。

   他先是躯体开始变得破碎,然后化作了点点荧光,漫天飞舞,随着风飞向四方,他确实与这世间融为了一体。

千年后

  “我叫茨木童子,你叫什么?”

  “酒吞童子。”

   “那个大江山之主一样的名字呢。”

   “是啊,让你久等了,茨木。”

浮生若梦2

算后篇吧,全程瞎写,感觉自己写不出来要表达的意思
01

  叶家村是一个在海边的小渔村,全村靠海过日子,村里人最多的是渔夫,剩下的也都是和渔业有关。村里人都姓叶基本都沾亲带故,就这样个普通小村,谁家今天多捕了些鱼都能说上个半天,那么家家户户都知道村东头叶老二家的孩子是个傻子也就不足为奇了。
  
   说到那孩子可真让人不得提一提,刚出生的那几天家家连着一月都有好收获,想到最近出生的那孩子便觉是仙人保佑的福星,个个在拜完仙人后上他家去看,讨个吉利。那家爹娘也高兴得很谁来都一碗八宝粥招待,虽然稀了些。也不知是怎么生的明明那对夫妻长长得极为普通,但儿子却生得好看极了,待长到五六岁时便可窥出未来的好样貌来,还不知怎得一身气势,就是不大理人,也不爱笑,但没人觉得奇怪,只越发觉得那孩子就是仙人下凡来的。

   又过了一两年,才有人发觉不对:那孩子父亲近几年发达了常有外出,母亲又恰好重病,而家中老人早几年前便走了,担心孩子染病,无奈之下只好托邻人照顾,待丈夫回来才接回来,这一接回才发现儿子竟不认识自己了,大惊之下连找邻人对质都顾不上,连夜赶到附近一大城里找大夫,哭天抢地,老大夫一摸眉头便皱了起来,对着夫妇两道:“这孩子投胎时走得太急,竟将爽灵落在了地府。”言下之意便是这是个天生的傻子。夫妇俩不得不信。老大夫早年曾闯荡江湖,也算小有名气,后来觉得这在刀尖上讨日子的生活实在不适合自己便回了老家,娶妻生子,开了家医馆在当地也算是有名,什么症儿没见过,他说是,那便一定是的了。

  那母不甘心,问道:“可治否?”

  老大夫叹了口气,摇摇头:“天命难违。”

  夫妇死心,之后便带着儿子回了村,不久此事传遍全村,邻人纷纷感慨,又变了言论,说是仙人心善,可怜此子天生痴傻,不同于常人,顾舍了些福气与他,希望能过得好些。

  此子名为叶孤城。

02
  叶孤城从小傻到大,但碍于他天生的一副好皮子,还是有许多不知事的姑娘喜欢他,但叶老二夫妇俩是个实心眼儿,觉得不能耽误了人家姑娘,所以每有上门来议的,都客客气气地请了回去,夫妇俩这么多年也没有第二个孩子,本想着就把儿子这么养一辈子算了,但天有不测风云,叶老二俩出海捕鱼时遇上海浪,再没回来,他媳妇听闻后没撑住,也跟着去了,徒留下个十五六岁的儿子叶孤城。

  好在人虽傻了些,但从小便跟着父亲出海,也练出了一身可以养活自己的本事,不至于饿着自己。

03

   这日,叶孤城捕鱼将回时天色已暗,他正要离开,却突然听见海浪作响的声音。眯眼看去,发觉已然不远了,那浪声势浩大,来的又快,叶孤城便知自己逃不掉了,便坐了下来。就当那潮快到跟前时,他在浪中看见了一道光,而那光越发亮竟将铺天盖地的巨浪劈了开来,又向叶孤城袭来,快碰到时却又慢慢消散了,没有伤到分毫。

04
   在这儿一带有个习俗,要是今天的收获比往日好上许多,那便朝着海拜上三炷香,说是感谢仙人恩赐,原是这儿有个传说,说是有一渔夫出海捕鱼傍晚归来时看见海上有仙人在舞剑,之后连着几天都捕获到了许多鱼,十分惊喜,觉得定是仙人带来的好运,本想找个书生画幅仙人像,但转念一想觉得仙人之姿,凡人又怎画的出来?于是便朝着大海,拜了三拜,而后每有好收获,都会如此,邻人见了,也有样学样,拜了起来。而后这传统便这么传了下来。

   这传统叶孤城也是知道的,并对此至今深信不疑,所以现在,他看到仙人正向他缓缓走来,背着月亮,身披月光,踏海而来。
叶孤城从他身上闻到一股幽幽冷香,极淡,却好闻。

05

   “多谢。”叶孤城觉得自己有许多话要说,却不知从何说起,只得呐呐道谢,只觉这仙人十分熟悉。
  
    那仙人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叶孤城不好意思起来,微微低头,再抬起头时,那仙人已经离开。

06
 
   叶孤城回去后生病了场大病,好在来的匆匆去得也快。但还是有些虚弱。

   他忽得便觉脑子清醒了许多,就想满是雾气的世界稍散了些。他思询着左右也无事,便去了趟城里,购些用品。

   刚进城,他便闻到股淡淡香气,和当日的气味几乎一模一样。他猛地回头,抓住那路人问道
  “这是什么?”

  那人开始也是纳闷,然后竟是十分神奇的领悟了叶孤城的话,他拍拍腰间的香穰,对叶孤城道
   “这是梅花香。”

07

  叶老二的的儿子又一次为全村人的精神娱乐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他不知从哪里搞来了棵梅花树种在了屋后的院子里,还指望着开花。大家都当做那不过是一个傻子的一时兴起,毕竟梅花又怎么能在海边生长,没人想到的是那梅树竟真被养活了。

  第一年,堪堪成活。

  第二年,有花骨朵长出。

  第三年,花开了。

08

   花开的时候叶孤城正生了大病,缠绵病榻。说来也怪,叶孤城这三年里大病没有小病不断,但用总是来的快去的也快,这次确是病得极重。

  叶孤城醒来时闻到股淡淡清香,他侧头看去,窗外的梅花已经开了。他听到有人进来,那人身上还是带着那幽幽冷香。

   也不知那梅树是怎么长得,有一段从窗探进了屋里。

  叶孤城伸手折下了那截梅花枝,递给刚好走到跟前的西门吹雪,他说
   “我心悦你。”

    爽灵归位了。
  
    西门吹雪看了叶孤城一会儿,终是收下了,他又转过头,看那梅花,对叶孤城道
   “你的爽灵当初遗落在我身上,这些年一直在我这里,直到三年前你与我重逢时才开始转移,”他顿了顿,补充道“你的爽灵在我身上太久,不免染上我记忆和气息,所以你这三年多病是因为要适应,抱歉。”
  
   叶孤城看着西门吹雪泛红的耳根觉得欢喜极了,于是他便笑了,
   “这不是很好吗,我也能看到你的记忆了。”

09
(放飞自我,放飞梦想,开始瞎写)
   西门吹雪说得确实不错,但他还有一点没想到的是他这些年修道,叶孤城的爽灵也跟着一起入了道,叶孤城这几年有大半都是在适应新的修为。

   用人话来说,叶孤城也成仙了。

  “我们终于可以永远在一起了。”这当然不是叶孤城又或西门吹雪中的一个人说的,而是我私心加的。

   就好像雨滴终会顺着条条溪流,道道河水回到大海,从新融为一体;蝉在经过漫长地等待会归迎来破土而出的那一天一样,他们也终是来到了那个时候,重逢的时候
  

浮生若梦(小修)


  01
自紫禁之巅一战后西门已许久未与我联系了。处理完日常的叶孤城这般想到, 约莫有一年光景了吧。他本想摸摸自己的胡子,却只摸到了光华一片的下巴,这才恍然想起自己的胡子早已不留了。是因为西门啊,他又念起西门吹雪来。
   叶孤城想着想着就走到了库房前,站了会儿便推门进了去,想找件东西给远在中原的西门寄去,反正今月白云城去中原的船队过几天就出发了,嗯,不如我也去一趟吧,毕竟那边的产业好久没看过了,也能顺便去看看西门,叶孤城的嘴角几乎要扬起来了。
  他突然停下,看着一面镜子,据说是西域来物,镜面十分光华,比日常用的清晰许多,连发丝也能对着数。
  他看着那张脸,只觉十分熟悉,但,那不是他的脸,至少不是叶孤城的,说来也怪,人身上长的一双眼,无论多好,却是始终看不见自己的,所以大多人都不太熟悉自己长什么样,倒是对周围人印象更深些,但叶孤城却不一样,他记得自己长什么样,清清楚楚,不曾忘却,即使他很少看自己。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犹豫一会儿,便快步走回书房,到处翻找。
  好在下人常常整理,很快他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西门吹雪的信。与自己的对照,仿佛不信般又随手拿了张纸对着抄。
   字迹也算得上是种认人的东西,无论模仿的多像也终归会带上一些自己的习惯,更何况他甚至没有刻意去模仿。
   一模一样。
  他突然觉得有些晕,扶着桌角,眩晕感越来越重了,他开始昏沉,晕倒前似乎看见一个身影向自己走来。
  02
  西门吹雪醒来时模糊听见一个声音,那人叹道“痴儿。”他已完全清醒,发现那人是他的父亲玉罗刹,神情严肃,发觉儿子醒后又恢复了一贯的笑脸。
   “阿雪,你醒啦。”
   “嗯。”
   “感觉怎样?”玉罗刹不过是走个过场,例行问一问,却没想到西门竟真回答他。
   “仿若大梦一场。”西门吹雪的脸色惨白,就好像是个病入膏盲的病人。
   “……玉罗刹没有说话,就那么静静地看着西门吹雪。
   屋里寂静无声。
  玉罗刹起身,快踏出房门时听见身后西门低低的声音,没有丝毫起伏,
   “我剑道已毁。”
红尘岂是那般好入的?即便是无情的剑神也挣脱不出。
  03
   那天西门吹雪晕过去以后玉罗刹便知他的记忆已经恢复了,等了两天,还不见醒,恰好白云城的船队第三日便要启航,就带着西门准备回中原。
   04
   西门吹雪自那天转醒,便愈发沉默起来,虽说以前话也很少,但好歹还会同下人嘱咐几句,现在有时一天都不说一句话,整日就那么坐着,偶尔出去看看海,一呆就是一整天,剑也不曾练过,唯一令人庆幸的是还会吃饭,不至于饿死。
   05
   回了万梅山庄后,他便闭门不见客,玉罗刹陪了他两个月,最后还是西门吹雪开口让玉罗刹回去,
   “父亲,回去罢,不必再留了。”
   这大概是西门吹雪这段日子里说的最多的一段话了。
   玉罗刹不甘心又硬生生拖了一个月才走,他离开时间太久,罗刹教那边已经闹得不可开交,毕竟是自己的,终归要管管,不然以后连养儿子的钱都要担心了,
   “阿雪,你喜欢男子爹爹也就认了,但你这般好,条件好的照样多的是,那叶孤城生前再好,现在也不过是个亡人,怎受的主你这般思念。”
   “……”
   西门吹雪没有回答,抱着剑站在那里,沉默地看着父亲远去的身影,看着身影化作远方的一个小黑点直到再也看不见时,他才转身回庄,又擦了一天的剑。
   第二天时西门吹雪已恢复原样,照旧该吃吃该喝喝,整日无所事事,少有的那几个活动便只有擦剑和下棋,这期间他曾想要练剑,但刚起手便停了下来,还是不行,他这样想到。
  06
   入冬后陆小凤来了一次,不是因为麻烦,只是单纯酒瘾犯了但苦于没钱,因着离万梅山庄挺近,便厚着脸皮来讨酒。
   他熟门熟路的从棵梅花树下挖出坛酒来。
  “西门,你这里的酒还是那么好喝。
  “……”
  西门吹雪头也不抬,仍在那里下棋,陆小凤也不觉尴尬,只道
   “西门,你去年哪去了怎么整年没见到你?”
   “我去悟剑了。”
   西门吹雪还是那幅样子,慢悠悠的下着棋。
   陆小凤便不再问,毕竟每个人总有些事是不想让旁人知道的,哪怕是最好的朋友也一样,陆小凤作为一个朋友满天下的人自然也是知道这个道理的,只是感叹到
   “明明西门你从不喝酒,却能酿这样的好酒,真是奇了怪哉。”
   陆小凤在黄昏前就走了,离开前又顺走了几坛酒,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出么来的。
他边喝边走,想,真是可惜了啊,以后就再也喝不到这样的酒了吧。
  07
   那是陆小凤最后一次见西门吹雪。
  08
   西门吹雪退隐江湖了,在他名气最大,实力最强的时候,这真真是个大消息,凡事听说这件事的,没有一个人是不好奇的,但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智大通也不知道,也许西门吹雪最好的朋友陆小凤知道,但每每有人问起,他也只是打马虎眼,别人也不再追问,毕竟西门吹雪已经退隐了不是吗?这江湖总归是热闹的,西门吹雪退隐的消息还是渐渐淡了下来,偶尔有人提起也无不惋惜抑或“如果我是西门吹雪”,但那也只是如果罢了。
    09
   自那以后便再也没有人见过西门吹雪,但剑神终归是剑神,哪怕退隐了也还是一样有关他的传言,有人说他在塞北见过西门吹雪,结果第二天又有人说在江南见过西门吹雪,更有意思的是这两人认识,于是原本当做传言听的事便被争执起来。毕竟这世上没有人能够在一天之内从中原最北面一下子到最南面,哪怕是剑神也不行。
   10
     后来有渔夫捕鱼晚上回来的时候看见海上有仙人在舞剑。之后连着几天都捕获到了许多鱼,十分惊喜,觉得定是仙人带来的好运,本想找个书生画幅仙人像,但转念一想觉得仙人之姿,凡人又怎画的出来?于是便朝着大海,拜了三拜,而后每有好收获,都会如此,邻人见了,也有样学样,拜了起来。也许真是是因为仙人,往后连着几年都收获不错,这这习惯便也传了下来,连着有关仙人的传说。陆小凤有次路过这里,听了这个传闻,难得正经了回,叹道“痴儿。”

好不容易凑齐了b级鸣佐樱,心头上来想做个小队任务,却突然发现没有小队羁绊,心痛到不能呼吸